餐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餐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先行者一幅画拍出800万宋庄让艺术家趋之若鹜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3:15:40 阅读: 来源:餐桌厂家

“宋庄青岛帮”人多画也棒

这座“先锋艺术家乐园”里青岛画家超过二十位

许多人闯出了名堂也有的卖不出画靠打工糊口

9月19日至10月12日,名为《游走·青岛群落地图》的青岛当代艺术群落展在第五届中国宋庄艺术节期间举行,展览汇集了30多位青岛本土和“北漂”在宋庄的青岛籍当代艺术家的作品100余件。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经受不住宋庄的“诱惑”,许多青岛比较活跃的当代艺术家选择了去北京,宋庄的青岛帮颇有实力,他们为何会选择背井离乡去当“宋漂”呢?留守青岛的当代艺术家是不是时刻都面临着宋庄的诱惑呢?

宋庄广场上的雕塑创意十足

[扫瞄]

来宋庄没有一个人后悔

全球都知道宋庄是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乌托邦”,而宋庄镇小堡村则是宋庄最为核心的当代艺术家居住区。资料显示,截止到2009年6月,全宋庄3000名当代艺术家中有1200名选择了小堡村,其中有20多名来自青岛,如赵德伟、万里雅、祝万水、姜勃等等。值得一提的是,宋庄的艺术家们有着团结互助的传统,有一位艺术家告诉记者,“青岛帮”在宋庄有着强大的影响力,因为他们很抱团,“说句玩笑话,在宋庄没有人敢欺负青岛人,我们人多。”

“青岛帮”在宋庄的影响不光是人数和团结上的,青岛籍的当代艺术家们也闯出了自己的一番天地。在宋庄最具代表性的当代画家中,王音是其中一个。不过,因为王音是从中央戏剧学院舞美系毕业后就留京发展,严格意义上,他不属于“北漂”一族。但因为他是青岛籍,无形中就成了“青岛帮”中标杆性的人物。

除了王音,从2004年前后开始进入宋庄的艺术家中,赵德伟、都国桢、万里雅、姜永杰、姜勃、龙微微、李玉英、李国瑞、祝万水、梁百庚、李大山、董至平、陈增慧、李三明等成为宋庄“青岛帮”的代表。当然,他们在宋庄的奋斗史并不都是成功的,一帆风顺的,时间并没有把每一个人推向辉煌。但对于他们当初的选择,在记者采访的所有艺术家中,没有一个表示过后悔。一位至今没有卖出过一幅画,全家要靠妻子在饭店里包饺子糊口的艺术家说,他这一辈子就打算耗在宋庄了,不画出点名堂来绝不会回去。事实上,他的画不是没人买,只是他的心理底线和买家的心理底线还没有达成共识。

[链接]

宋庄,难以复制的神话

在历经10多年的蜕变后,宋庄由茧化蝶,从一个贫穷落后农村小镇晋升为全球闻名的艺术圣地。

宋庄在悄无声息地完成了这个奇迹的进化之后,曾经有很多人探讨复制第二个、第三个宋庄的可能性。然而,最后取得的共识却是:宋庄的进化是一个偶然的、不可复制的童话。

从有着“中国当代艺术教父”之称的栗宪庭的一篇文章中,记者找到了当初艺术家们是如何挖掘出宋庄这块宝藏的过程。现在很多人说宋庄的崛起,其根源在于圆明园画家村遭清理。事实上,栗宪庭回忆说,艺术家们开始往宋庄转移是在圆明园最热闹的时候。

1994 年前后,方力钧和王音、杨茂源、张惠平、田彬以及杨少斌、岳敏君这些圆明园的艺术家想要离开那个已经变得喧嚣的地方,他们需要大的工作室,所以只能选择郊区,而离城市最近的郊区是通县,“决定到宋庄是因为张惠平的一个学生是宋庄小堡人,他提供的消息说宋庄小堡有不少农民进城居住,村里有很多空院子”。于是,1994年的初春,栗宪庭、刘炜、杨茂源、杜培华、王音等人第一次走进了宋庄。同年年底,栗宪庭、方力钧、刘炜、张惠平、王强、高惠君和岳敏君等人成为第一批进驻宋庄的艺术家。

那时候,买一个传统的有着5间正房的农家小院只需要5000元。而现任宋庄艺术促进会副会长的李学来告诉记者,除了买房、翻修、建房的费用,当初他们对进村的艺术家收取的费用只是按人头一个月14块、一年168块的卫生费。

1995年的10月份,就是在第一批到宋庄的艺术家盖完房子,开始了正常的生活和画画的时候,圆明园艺术村彻底终结,小堡陆陆续续迎来了从圆明园撤出的艺术家。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出现之后,螃蟹就成为了后来人的美食。

宋庄在栗宪庭、方力钧等人的影响下,逐渐成为当代艺术家的聚集地。

去不去宋庄这是个问题

宋庄究竟施了什么魔法,得以让青岛乃至全国的当代艺术家们趋之若鹜呢?在记者的采访中,艺术家们给出了三个理由,正是这三个理由,对全国各地包括青岛的艺术家们形成了难以抗拒的诱惑。

生活成本能够接受

当一个人不得不背井离乡时,那一定是因为活不下去了。对于当代艺术家们来说,艺术是他们的生命,当“生命”无法存续,他们也只好寻找可以让“生命”延续的新土壤。于是,他们找到了宋庄。

1972 年出生的姜勃算是宋庄青岛籍艺术家中的年轻一辈。但他却是2004年最早进入宋庄的青岛艺术家之一,也是比较受市场认可的艺术家之一。姜勃说,每年他大约能创作四五十幅画作,而根据与他相熟的一位画家提供给记者的参考画价,保守估计,姜勃的年收入至少过百万。

走进姜勃位于宋庄镇喇嘛庄8号的小院,奔跑的小狗,蜷缩在地的小猫,还有满院的蔬菜都给人一种远离喧嚣的田园气息。

“宋庄的生活成本极低。如果你只有70块钱,一样可以过一个月。假如实在没有钱了,你到附近的工厂去打打工,完全可以生存。这就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愿意来宋庄。”姜勃这样说。

市场氛围

交流机会

十分良好

姜永杰是2004年10月到的宋庄。离家的时候借了老婆3000块钱。到12月底的时候,他手里只剩了50块钱,“如果我想回家,就只有走路回去了。”就在弹尽粮绝的时候,一个朋友给他带来了一个韩国客户。那个韩国人一下子买走了他手里40多幅画的一半,虽然只有几千块钱,但已经足够让他大喘一口气了。

姜永杰说,那时候,他每周都要背着画到潘家园市场去卖画,那里是酒吧和写字楼聚集区,对于小幅画有很大的需求。就这样一步步走了过来。到现在不仅已经举办了多次联展、个展,瑞士银行的老板还收藏了他的作品。“从去年开始吧,感觉生活改善了。”姜永杰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坦露着真诚的笑容。他在南街47号买了 100多平方米的院子,成立了“杰艺术工作室”。而他刚到宋庄的时候,租的房子仅仅有六平方米。

说起他来宋庄的原因,除了生活成本低外,姜永杰给出了这样一个理由。“感觉宋庄是一个大学校,在这里的生活很苦很开心。”他说,他很推崇栗宪庭的一句话:艺术是自我表现的一种方式。 “宋庄市场机会多,只要肯努力,就可以。更重要的是,在这里没人排斥你,每一个人都欢迎你。同行之间不但可以相互交流,大家还相互帮助,非常团结,知道哪个人生活困难了,艺术家甚至村民都会捐款。”

态度宽容政策宽松

事实上,在宋庄逐渐取代圆明园艺术村之后,1995年前后,小堡村也曾经被要求清理住在村里的艺术家,但时任小堡村村委书记的农民崔大柏,却以现在只能用 “不可思议”来形容的睿智,“婉言谢绝”,并在后来宋庄成为艺术家聚集地的历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艺术家们都认为,当初的崔大柏只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既然有艺术家肯来投资,那我为什么还要把他们赶走呢?

李学来告诉记者,在1997年的通州区委一间办公室里,九个局长曾经给崔大柏开会,要求他写保证书,保证艺术家们不闹事。“10年之后,还是那个办公室,还是九个局长,还是给崔大柏开会,但他们问他要什么政策支持。”

随着艺术家越来越多,宋庄名气越来越大,地价也水涨船高,于是,一场土地之争开始了。包括方力钧在内的多位艺术家均被原房主告上法庭,要求判令原来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很多艺术家最终被判败诉。

只有小堡村例外。李学来说,针对这种情况,他们采取的办法是,如果村民非要要房子,“那我们就另外给他弄一亩,这是最好的办法。”而那些在外村打输了官司的艺术家,小堡村还免费给他们提供工作室,而一位东北的画家癌症去世后,政府还给了画家家属10万元丧葬费。“别人不要的,我们全要。现在海淀区就很后悔当初把圆明园那些艺术家都轰出去了。”到目前为止,宋庄对进驻宋庄的艺术家们一直保持的宽容态度,这让他们感到安心。同样买了土地盖了高大的工作室的赵德伟就说,“虽然政策会变,但我认为我们不会被赶出宋庄去。”

是走是留各有理由

青岛的城市历史注定了当代艺术在青岛的萌芽和发展。虽然有很多艺术家已经“背井离乡”,到宋庄去寻找艺术的热土,但也有很多艺术家选择了留在家乡。然而,随着出走人群的逐渐增加,随着青岛人在宋庄的不断成功,许多人陷入是走是留的困惑。

[先行者]

王音:有机会请来宋庄

用网友大漠的话说,“从圆明园到宋庄,王音都是一个先行者,是一个旗手,也都是一个领略了风骚、制造着风骚的人物”。

从9中毕业之后,王音考入了中央戏剧学院舞美系。毕业之后,王音就由绘画爱好者成为一个职业画家。现在,王音已经成为国内最炙手可热的当代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大拍价达到了800万元人民币。

虽然只是在中学时期参加过青岛的艺术活动,但王音始终关注着青岛的当代艺术发展。此次《游走·青岛群落地图》展之所以能在宋庄艺术节上占得一席之地,主要也是由于他的幕后推动。

对于是否应该“去宋庄”的问题,王音直言,他持赞成态度。“还是那句话,有机会就来宋庄。”但是,王音随即又泼了一盆凉水。“很多人在来宋庄之前,他们很努力,很真诚,但普遍的问题就是积累不够。这个积累是全方位的积累,包括作品、联展、个展等等。”

而对于如果艺术家集体出走,王音认为,“艺术只有活跃起来,才会对年轻人产生吸引力。青岛出来的人多了,闯出名堂的人多了,才会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这个行当里来,从而形成一种良性循环。”

[出走派]

赵德伟:青岛只卖了四幅画

赵德伟是青岛当代艺术家中一个标志性人物。二十多年前他和姜永杰、梁克刚等曾经在天主教堂广场组织了颇具影响的“露天画展”。“那时候,每周六我们都要举行一次画展,原打算坚持10年,除了工作、画画,还有琐碎复杂的组织工作,我当时都感觉要累死了。但是,”赵德伟话锋一转,“我都准备好了被累死,假如我的死可以唤醒大家的觉醒也值了。”他自然没有被累死,因为“露天画展”很快被取缔了。

上世纪80年代的赵德伟充满了激情和梦想,赵德伟和他身边同样热爱艺术的朋友组织沙龙、开办论坛、举办画展……“但最后的结局对我的打击很大,感觉艺术这条路似乎走不通了。2004年,朋友建议去北京。我想,都这么一把年纪了,再不去就没有什么机会了。”于是,赵德伟毅然卖掉了青岛的房子,投奔宋庄。即使到现在,也没有几个人做得像他这样决绝。

赵德伟的出走固然有现实的原因,但他同时强调,“我对自己画的东西很自信,但一直得不到认可,我不甘心。我需要找一个平台。”赵德伟说,在2004年离开青岛之前,他总共只卖出了4幅画,“直到现在我都能记得那些画的名字,都卖给了谁。”

[留守派]

尤良诚:创作不分地域

采访尤良诚的时候已经是《游走·青岛群落地图》展开幕当天的深夜。参展的青岛籍艺术家们聚集在他们在小堡村的“据点”——骨头馆,围坐在临街而设的餐桌上,喝啤酒,啃骨头。

作为跟赵德伟、姜永杰等一起经历过“露天画展”的艺术家来说,尤良诚多年来始终坚持在青岛创作,即使在见识了诸多同乡和同行的成功之后,他依然选择坚持着 “留守”的态度。或许他的观点,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奋斗在青岛本土的艺术家们的心声。“从创作上讲,我不会离开青岛。艺术创作是不分地域的。如果有人说在青岛没有创造力,那是在找借口。一个内地的画家和一个海边的画家都能画大海,但内地画家的大海和海边画家的大海绝对不是一个感觉!”

尤良诚坚持的是创作上的留守,对于走出去交流,他举双手赞成。“一定要走出去,跟外界交流,多看人家的展览,有机会也要出去办展览。走出去既是学习、开拓眼界的机会,也是了解市场的机会。”

宋庄之惑短时间内不会有确切的答案。但随着宋庄群落里青岛人的日益壮大,相信青岛将有机会涌现出更多的、更知名的艺术家。这是我们这座城市当代艺术的希望,而我们更热切地期盼着伴随着多个青岛文化产业园区的建成,有更多当代艺术家可以在本土安身立命,创造出与在宋庄一样的艺术辉煌……

望远镜批发

轴类加工货源

电缆放线车图片

仿铜人物雕塑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