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餐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穷爸爸养出富儿子

发布时间:2021-01-07 21:39:36 阅读: 来源:餐桌厂家

到底是股市新丁真有“妙手回春”之绝技,还是上市公司资产流失造成的利益输送之嫌,业界质疑声浪此起彼伏。然而这些却依然无碍于IPO在资本市场上翻云覆雨,彼之砒霜?却是吾之蜜糖。

金杯电工质疑声中过会

金杯电工(002533)于日前成功过会,将于12月22日实施网上、网下申购,并将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然而,业界对金杯电工的过会充满了质疑,因为,这家即将登陆A股市场的公司,其核心资产正是3年前被国有控股的*ST金果抛弃的“亏损”募投资产。

2004年8月,*ST金果旗下子公司衡阳电缆厂与金杯电工一起组建了金杯电缆,*ST金果以36%的持股比例为第一大股东。然而,2007年1月,衡阳电缆厂却突然“净身”而退,将金杯电缆所有股份转让给金杯电工。当时,*ST金果给出的原因是资产亏损。但就在*ST金果抽身之后的3年时间里,金杯电缆每年对金杯电工的业绩贡献均超过六成,部分年份甚至占比逾七成,成为其当之无愧的业绩支柱。

其实,衡阳电缆厂是*ST金果于2000年置入的优质资产,当年实现净利润1019万元。然而,优质资产到了*ST金果手中,净资产却逐年缩水,直至亏损置出,当*ST金果在2004年中止再融资投向,将衡阳电缆厂资产转入金杯电缆时,电缆厂前三季度已巨亏1361.62万元。

但是,就是这笔*ST金果放弃的“巨亏”资产,却孕育出了成立当年即实现盈利,且业绩逐年增长,销售收入连续5年在湖南电线电缆行业排名第一的金杯电缆,从而使金杯电工顺利过会。

此外,金杯电工还有一个一母同胞的“富大哥”,近日因重组引来各路资金哄抢的领先科技(000669),其重组也与*ST金果渊源颇深。领先科技的重组方中油金鸿,其盈利支柱衡阳天然气曾是*ST金果旗下资产。2005年8月,衡阳天然气因亏损累累被置出*ST金果。在资产置换时,*ST金果曾表示,衡阳天然气受行业政策、地区管道开通时间等多种因素影响,盈利情况具有不确定性。然而,衡阳天然气一经置出当便“焕发新生”,2007即实现净利润近亿元,到了2009更是跨越亿元关卡。

可以说,衡阳电缆厂和衡阳天然气,分别是成就金杯电工造富梦想以及领先科技浴火重生的最大功臣。就在金杯电工实际控制人吴学愚夫妇分享着资本市场财富盛宴的时候,曾经为他人作嫁衣裳的*ST金果如今安在?讽刺的是,因数度资产重组业绩却均不见起色、连续三年亏损,*ST金果自今年5月10日起暂停上市,至今仍无东山再起的消息。

沃森生物“亏损”中离奇崛起

除了上述上市公司的募投项目资产剥离后、新主人将其包装上市的现象之外,还有另外一种“为他人作嫁衣裳”的典型。以11月12日上市的沃森生物(300142)为例,公司曾经是目前已退市的云大科技的子公司,在IPO的孕育过程中云大科技担任了给养“驿站”和巨人“肩膀”的角色,却在6年前“功成身退”,以“业绩亏损”的理由再度将沃森生物抛弃。

2002年云大科技现身沃森生物股东名单,并在2004年4月直接控股达45%,成为沃森生物第一大股东。然而,就在绝对控股两个月之后的2004年7、8月,云大科技却因“业绩亏损”突然宣布退出疫苗产业,将沃森生物的上述股权实际转让给李云春等三位自然人,而此三人从2002年8月至2008年,亦同时任职于云大科技的子公司大连汉信生物。

发生在云大科技的错愕场景不只这一幕。同样的领导团队同样的经营品种,沃森生物业绩蒸蒸日上,8年研发出9个疫苗产品,并最终步入IPO殿堂;然而,同为疫苗企业的大连汉信却每况愈下,在3年间由一家盈利丰厚的“优质企业”沦为一家巨额亏损的“拖油瓶”,严重资不抵债。而其母公司云大科技则在2005年巨亏后,于2006年5月18日被暂停上市、2007年6月1日正式退市。

一方面,沃森生物由一家净资产不过一百多万元的小企业奇迹般崛起、跻身创业板新贵;另一方面,云大科技在剥离这项“亏损”资产后却因连续4年亏损而黯然退市。

辉煌与黯淡之间,是云大科技的废墟成就了沃森生物的崛起,抑或是沃森生物另有机缘?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心知肚明。

古越龙山股权被蹊跷转让

除此之外,今日即将在中小板挂牌上市的胜景山河(002525),则是由古越龙山(600059)参与发起设立的,但就在胜景山河向IPO发起冲击的前一个月,古越龙山却以“降低投资风险”为由,将全部股权转让,从而无缘分享IPO上市盛宴。

2003年9月,古越龙山、岳阳楼台以及两位自然人姚胜和彭芳,共同设立古越楼台,注册资本金3200万元,古越龙山占股21.88%。在此之后,彼时的古越楼台从各方面都得到了行业龙头古越龙山的大力支持。古越龙山为古越楼台作出的贡献从以下这组数据就可以看出,2009年,古越楼台旗下之“古越楼台”品牌实现销售1.27亿元,占主营收入比为80%,而公司另一品牌“胜景山河”实现的销售收入仅为主营收入的20%。

然而,在付出了诸多努力之后,古越龙山却在即将等到开花结果的那一刻放弃了。2008年2月23日,“为降低投资风险”,古越龙山以每股1.04元的价格将古越楼台全部股份转让给自然人蒋学如,共计724.6万元。在这里有一个对比数据可以留意,招股说明书显示,仅仅四天之后,古越楼台又引入几位财务投资者,其增资价格是每股2.7元,足足是古越龙山转让价的近三倍。

紧接着,不到一个月之后的3月21日,古越楼台宣布整体变更,改名为胜景山河,并正式发起对IPO的冲刺。胜景山河今日上市,首发价为34.2元,即使是按保守估计,蒋学如受让该部分股权的回报也逾20倍;而古越龙山却站在IPO盛宴的另一头,独自眺望。

上海做流产多少钱

上海哪个医院人流比较好啊

重庆牛皮癣医院的口碑如何

重庆牛皮癣在哪治疗

四川广安好一点的白癜风医院

上海妇科医院_宫颈糜烂该如何预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