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餐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魔家有女初长成[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3:27:16 阅读: 来源:餐桌厂家

楔子

“兽兽,我闭关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若遇到困难就去找师父帮忙,他老人家看起来凶巴巴的,其实很好说话的。”

“……”

“兽兽,我闭关修炼的这段期间,你千万不要一个人下山瞎逛,免得遇上麻烦,无人相帮。”

我躺在软榻上,十分不耐烦地瞟了一眼身边磨磨叽叽的白衣男子,心中不禁感叹:这年头的帅哥都是唐僧吗?

帅哥见我不说话,急得不停地摇晃着我的肩膀:“兽兽,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

我终于忍耐不住跳了起来,指着男子的鼻尖咒骂道:“该死的莫宇齐,明明是个蜀山弟子,非要学人家骑白马的唐僧,一天到晚磨磨叽叽,你烦不烦啊?”

莫宇齐被我这么一吼,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开心地笑了,大手还不忘搭在我的肩膀上,如释重负地说道:“知道你在听我说话,我就放心了。最近几天,我总是有种不好的预感,而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

我不屑地翻着白眼,心中却霎时间充满了温暖,于是无视掉该死的爪子,对他露出个百年难遇的笑脸:“好了好了,你说的话我都记住了,不用再磨叽啦!”

莫宇齐重重地点头,嬉笑的脸忽然间变得严肃起来,双手抓着我的肩膀,郑重其事地说道:“兽兽,你会等我出来的,对吗?”

我先是一怔,然后竟鬼使神差般地点了点头:“我会的。”

一、我是五毒兽

将莫宇齐成功送入山洞闭关修炼之后,我欢欢喜喜地下山了。

可当我直奔到山下时,我就欢喜不起来了。

距离我前方半米处,站着一个男人。

黑色的长袍蓝色的长发在风中肆意飞舞,一双狭长的褐色眼眸微微眯起,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注视着我:“好久不见,五毒兽。”

主人……

我暗自咒骂一声“糟糕”,然后慢慢后退,正算计着有没有跑路的可能性时,对方说道:“我不是来抓你回去的,你不要害怕。”

我一听这话,松了口气:“茫茫人海,我与魔君能够在此相遇,真是有缘啊。”

魔君微微一笑,声音中充满了调侃:“你是我的宠物,主子与宠物之间自然是有缘的。”

又来了……每当魔君提到宠物这个词,我就恨得牙痒痒。

我是五毒兽,虽然算不上是神兽,但因着能治疗百毒,也算是世人眼中的宝贝。偏偏我这个宝贝落在魔君的眼里,就是个宠物。也正是因此,我才会千方百计地从魔宫逃出来。我要与他人平等地生活,绝不做某些人的宠物玩偶。

魔君见我脸色不善,不但没有闭嘴的觉悟,反而笑嘻嘻地说道:“蜀山掌门一直窥视于你,只是碍于那个傻子在你身边保护你,才没有下手。如今傻子滚去闭关修炼,不如你就同我回魔宫吧,免得遭了那个糟老头子的毒手。”

我不满意他一口一个傻子地叫,忍不住狂翻白眼,不等他把话说完,转身就往山上跑。跑到半山腰时,赫然看到久未露面的蜀山掌门清远仙人。

他就是莫宇齐的师父,也是魔君口中的糟老头子。他平时待我极好,有什么仙丹灵药都想着给我留一份,也算是我的忘年交。

此时见他,我正要过去打个招呼,便见他手中一道白光直愣愣地朝我劈了过来,然后我就华丽丽地晕了过去。

醒来之后,我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特制的牢笼之中,周围布满了结界,任凭我用尽浑身解数,也踏不出这里半步。一怒之下现了原形,一招赤炎之火,便将困住我的牢笼烧为灰烬。

“不愧是我的好宠物。”魔君突然出现在我身边,满意地拍了拍我的头,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得意与张狂,“兽兽,你可知那个老头子为何要困住你?”

但凡兽类都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化成人形时还有点正常的思维,一旦现出真身,智商几乎为零。所以我很诚实地摇了摇头。

魔君冷哼一声:“他是想逼出你的五毒珠,然后用其称霸武林。枉你还那么信任他尊敬他,到头来都是一场空,你就是他手里的一枚棋子。”

魔君的话像一个紧箍咒,让我头痛无比,我烦躁地来回乱走,用力地拍打着大脑,恨不得将脑浆都拍出来。

“兽兽,我记得你当初逃出魔宫就是因为不甘心受人摆弄,可这个老头子不仅将你当成棋子,还要残害你的生命。如果你不将他铲除,他日必定还会加害于你。”

此话有理。

二、我爱错了你

于是我在魔尊的怂恿和协助之下,彻底疯狂了。

具体表现在——我将蜀山这座仙山变成了火葬场。

我看着这里的一草一木在我的赤炎之火之下变成了一片片的黑灰;看着鲜活明朗、朝夕相处的师兄弟们在我的眼前慢慢停止挣扎,变成一具具烧焦的尸体时,我没来由地一阵心酸和痛苦。

我注视着眼前的漫天火海,眼泪不受控制地滑落下来,而当我看到从火海中走出来的莫宇齐时,所有的情绪都霎时间停止了。

“你不是在闭关吗?怎么会……出现?”我看着他一步步向我走来,目光悲伤,脚步坚定,手中握着的长剑更是泛着冰凉的寒光。

“闭关?我确实应该在闭关,可是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我以为你会有危险,所以我挖了一夜的地道逃了出来,只为看你一眼,没成想却看到这样一幕。”

莫宇齐的脸在火光的映衬下越发的惨白,他的目光从我的身上慢慢转移到地上黑黢黢的尸体上,然后又转移到还在熊熊燃烧的祠堂,最后停下脚步。忽然跪了下来,双手抱着脑袋疯狂地嘶喊着。

我被这一幕吓到了,惊慌过度之后,恢复了人形。

也正是这一幕,让我混乱的意识瞬间清醒了,我看着自己一手酿成的大祸,忽然间感到恐惧。

我跌跌撞撞地走到莫宇齐的身旁,颤抖着声音想将事情解释清楚,却看到他冰冷的目光突然间落在我的脸上,声音寒彻骨:“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咽了下口水:“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是失去理智了,我没想到会这样……”我开始语无伦次,说到最后,眼泪啪嗒吧嗒掉落下来,“莫宇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够了!”莫宇齐狠狠地打断我的话,眼神复杂地望向我,“当日我在魔宫外看到你伤痕累累地从里面逃出来,你说你不愿再在魔宫生存,我心存怜悯便将你带回了蜀山,师父见你命悬一线,更是不惜耗费功力将你救活。我知道你在魔宫一定受了很多委屈,所以从来不询问你过去的事情,只盼着你能将悲伤忘掉,开开心心地留在我身边。可是我忘了一句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兽兽……是我爱错了你,才会导致蜀山被灭门的惨剧。今日我放你离开,是我对你最后的一点情分,他日相见,我必会取你性命,为蜀山上下三百人报仇!”

你走吧。

三、我从未骗过你

再次回到魔宫,我没有想象中的抗拒。只是一想到临别前,莫宇齐憎恨的目光,我的心就疼痛不止。

“兽兽,该吃饭了。”魔君将一碗黑黢黢的东西摆在我的面前,冷峻的脸上带着欢快的笑容,“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做的红烧肉,世上还有哪个主人能做到我这般疼爱宠物呢?不如就此回到魔宫,回到我的身边如何?”

我瞟了一眼被雷劈过的红烧肉,估计吃下去就得中毒身亡,就在我拍拍屁股准备摔碗走人时,听到某人轻飘飘幽怨地说道:“想知道莫宇齐的状况,就把它全部吃掉。”

我在心底一吼,既然天要亡我,我也只好缴械投降。

于是,我刚离开板凳的屁股又不动声色地坐了回去,然后默默无语两眼泪地将一大碗肉吞进了肚子里。

“他现在如何?”我拍着浑圆的肚子,哀怨地瞪着还在幸灾乐祸的罪魁祸首。

“莫宇齐联合了一些所谓的名门正派要来讨伐咱们,现在已经到山脚下了。”

“他怎么知道我回了魔宫?”我诧异地看着魔君。

魔君白了我一眼:“当日我带你离开蜀山,任谁都知道你一定是同我回了魔宫,何况你原本就是魔宫的人,这还用猜?”

事已至此,想躲是躲不掉了。

我站在魔君的身边,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人群,为首的那名少年一袭白衫,长剑在他的手中泛着冰冷的光泽,他直视我的双眸,带着浓烈的恨意。

“今日,就让我们做个了结吧。”莫宇齐立在人群中大喝一声,随即手持长剑朝我扑来。

我站在原地,傻呆呆地看着他持剑朝我冲来,每靠近一步,他的表情都会变化一番。由起初的憎恨逐渐变为纠结,最后竟然是诧异,好像还有点心疼。

恍惚之际,长剑毫不留情地朝我的面门刺来,为保性命,我下意识地现出真身。接下来的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控制范围。

那些名门正派一窝蜂地朝我而来,长剑与暗器并发,我连使用赤炎之火的机会都没有,就坑爹地被一枚暗器射晕了。

我晕晕乎乎醒来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莫宇齐紧锁眉头望向远处的情景,我喃喃出声:“这里是哪儿?”

莫宇齐转过身看向我,眼神里依旧是充满了恨意,但语气却好了一些:“这里是山洞。”说完这一句之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的神色有些别扭,“兽兽,那些人知道你是五毒兽之后,就……”

“争夺我?”我冷笑出声,人的贪心是最肮脏的。这一点,在清远仙人攻击我时,我就明白了。

“莫宇齐,你口口声声说我杀了你师父,毁了蜀山。但你可知我为何这么做?”

莫宇齐皱眉摇了摇头。

“你师父早就窥视于我的真身,想用我的五毒珠称霸武林。你闭关那日,他就将我击昏并且关了起来。我承认,自己因为愤怒失去了理智,才将蜀山烧成灰烬,但是我真的没有杀害你师父。”

“如果你没有杀我师父,那他人去哪里了?我找遍蜀山上下都找不到他的人,一定是在打斗中被你和魔君联手杀害了,然后你才放火烧了蜀山,导致我连师父的尸体都找不到。”莫宇齐暴躁地站起身,“兽兽,你真的是太狠毒了。”

“莫宇齐,我从未骗过你,为何你就不能冷静一些呢?我真的没有杀害你师父的理由啊!”我站起身,拽住莫宇齐的手臂,与他四目相对,我看到他眼中的狂躁与憎恨正在慢慢散去。

他还是愿意相信我的。

绝望的内心终于又恢复了一些跳动,我正要再解释什么,洞外突然传来打斗声,莫宇齐下意识地将我藏在一处大石块之后,叮嘱道:“你藏在这里,千万别出去。”然后,手持长剑匆忙跑了出去。

望着他焦虑的背影,我轻轻地闭上眼,任泪水缓缓流出。

四、清远仙人你想怎样

洞外的打斗声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变小,最后是没了任何声音。我心下觉得奇怪,就跑出去一看究竟。

这一看,让我立刻怔住了。同时怔住的还有莫宇齐。

横尸遍野中屹立着一个人,白衣白发白胡子,手中的长剑早已布满了鲜血,一双眼在看到我时,露出贪婪又熟悉的目光。

“清远仙人?你没死?”我呆愣地问出口,随即看向身边的莫宇齐:“你师父居然没死。”

莫宇齐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清远仙人的脸上,看着对方的脸上露出贪婪的神情时,竟然大步挡在了我身上,声音清冷却坚定:“师父想怎样?”

清远仙人前进的脚步顿了顿,脸色由得意转为不悦,语气也不似以往那般谦和,反而有种急切:“她灭了蜀山一门,理应交由师父处置,难道你还想袒护她?”

“徒儿一直以为师父已死,如今再见面,徒儿心中十分欢喜,只是……师父到底要如何处置她?”莫宇齐迟疑之后转身看了我一眼。

“哼!为师如何处置她,还要同你商量?”清远仙人的眼神里除了贪婪又多了一丝狠绝,只是眨眼的工夫,人已经站在我身前,掌风呼啸而过,将莫宇齐重重击倒在地。

我看到莫宇齐眼中的惊讶,心里忽然有些快意。

看吧,这才是你师父的真实面目。

“师父,求你不要伤她……”莫宇齐的话还没说完,清远仙人就抬起手朝我的天灵盖狠狠地拍了下来,意识消散之前,我看到某人热切担忧的眼神,心里的恐惧在一瞬间消失了。

我想,我真的是太没用了,除了会一招赤炎之火,其他的本事一概没有,连个保命的招数都不会。

意识逐渐恢复,有浓重的药材味萦绕在鼻尖,让人忍不住皱眉与苏醒。

“醒了?”睁开眼,就看到阴谋诡异的一张脸,还有一个造型奇特的香囊,药材的味道就是从那里面散发出来的。

“莫宇齐呢?”我坐起身子打量四周,不算大的空间里堆满了各种药材,屋子中央还架着一个炼丹炉,看来这才是属于他的老巢。

清远仙人见我苏醒了就去研究他的炼丹炉,听到我的问话嗤笑一声:“都死到临头了,还想着那个虐徒?”

死到临头?我的心有些颤抖:“你想怎样?”我警惕地瞪着清远仙人,做好随时现出真身的准备。上一次没有将他烧死,却背负了一个灭门的罪名,这次干脆就坐实了吧,免得让自己委屈。

清远仙人弄了一堆药材扔到炼丹炉里,瞧见我一脸戒备的神情,不以为意地说道:“在你昏迷时,我已经给你服用了散魂散,你就别想再现出真身了。”

五、我要归去了

我彻底绝望了。

此时的我犹如砧板上的肉,任人欺凌,却毫无还手之力。

炼丹炉里逐渐发出沸腾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听得我越来越紧张,好像那里就是我的坟墓。

清远仙人满意地看了眼炼丹炉,然后阴笑着一张脸朝我走来,还未开口说话,一根捆仙索就已经将我困得结结实实,动弹不得。

“一切准备就绪,就差你了。”清远仙人衣袖翻飞之际,我已经从床上跌到了他的脚边,粗糙的手指抬起我的下颚,对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只要将你扔进去,就可以逼出五毒珠,届时我就可以称霸武林了。哈哈哈——”

“师父,住手!”嘶哑的声音带着几分焦急突然闯了进来,看清来人之后,我绝望的内心忽然又燃起了希望。

“虐徒,你怎会来此?”清远仙人怒视着闯入者,没有因为对方是自己钟爱的徒弟而格外怜惜,反而一个掌风将其撞击到铜墙铁壁之上。

屋内顿时充满了血腥味,让人恶心。

莫宇齐瞬间失去血色的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的表情,他像是看陌生人一样看着自己的师父,他尊敬的、爱戴的、崇拜的师父,怎么会如此对他?

不,这个人一定不是他师父,一定不是。

莫宇齐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手指着清远仙人怒吼道:“你是谁?你把我师父弄到哪儿去了?你不是我的师父,你不是!”

“哈哈哈——”清远仙人好像听到了笑话一样疯狂地大笑,末了指着莫宇齐骂道,“这个孽徒,竟然连为师都认不得了,果然被这个妖女迷惑得不浅,今日为师就杀了她,也好让你收收心。”

清远仙人疯了似的将我举起来,转身就想扔到熔炉里,千钧一发之际,莫宇齐冲了过来,泛着毒光的匕首狠狠地刺进清远仙人的体内。

“孽徒,你竟然敢杀师。”清远上仙将我扔出去的同时,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莫宇齐,他的乖乖爱徒竟能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

“师父。”莫宇齐拼死护在我身前,绝望地怒吼着,“我不知道您怎么会变成这样,但我不允许你伤害她。”

清远仙人的脸色越来越青,他已经失去了周旋的耐性,索性一掌将莫宇齐震飞出去,随后掌风朝我袭来,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我就感觉身子在快速下坠,一股突如其来的热气瞬间包裹住我。

“宠物,归来。”

六、救你的条件

我表示,在这种时刻听到“宠物”两个字,真的是无比兴奋。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跟魔君计较自己的名称了,任他叫什么都可以。

“我以为你死了。”捆仙索被凌厉的掌风震碎,我活动了一下筋骨之后就眼泪汪汪地看着魔君,然后指了指口吐鲜血的莫宇齐,“他受了很重的伤,你要救他。”

魔君对于我的多管闲事很是不悦,瞪了我一眼也不搭话,飞身迎战清远仙人。

我来不及问当日魔宫山脚下之事,既然他那日没死,为何我还会被莫宇齐抓走?这中间到底还发生了什么事?

这间不算宽敞的屋子里,显然容不下两位顶级高手的对决,于是两个人打着打着就打了出去。

我乘机跑到莫宇齐的身边,将他扶了起来,抱着他呜呜地痛哭:“你不是很厉害吗,现在怎么起不来了?”

莫宇齐弱弱地回复我:“你是在担心我吗?你不怪我了吗?”

我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这个家伙还真是……气人啊,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

“只要你能恢复如初,我就不生气了。”

莫宇齐看着我露出虚弱的笑,我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责怪:“亏你还号称蜀山大弟子呢,受点伤就动不了了。”

莫宇齐虚弱地笑:“我发现那些名门正派在打你的主意之后,就和他们打了起来,那时就受了很重的伤,后来又被师父所伤……”

提起师父,莫宇齐叹了口气。他万万想不到师父会做出这等丧心病狂的事情来,更没想到一手将自己带大的师父竟然对他下毒手,幸好他功底不弱,不然早就一命呜呼了。

我见莫宇齐如此神情,也能猜到他的内心所想,正打算安慰几句,就瞧见魔君一身疲惫地走了进来,瞧了我俩一眼之后,冷冷地说道:“跟我回魔宫。”

“求你救救他。”我抱着莫宇齐不肯放手,我知道若是我走了,他一定会死的。

魔君冷冷的目光注视着我,最后说道:“救他可以,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七、最后的道别

回到魔宫已经一个月了,我心里一直装着一件事,不问清楚心里难受,于是我急匆匆地去找魔君。

“有事?”我前脚刚踏进寝殿,低沉的声音就在四周扩散开来。

我“嗯”了一声,走到魔君身前才说道:“当日你没死,为何我还会被带走?”

一直闭目练功的魔君缓缓睁开眼睛,看了我半晌之后说道:“我和莫宇齐打赌,清远仙人并没有死。只要让他带走你,就会引来清远仙人,接着一切真相都会大白,自然也能还你一个公道和清白。”

我怔住了,将这句不长的话语反复念了几遍之后才算是缓过神来:“你居然用我的性命做赌注?”我恨得牙痒痒。

魔君歪着头打量我:“生命重要还是爱情重要?我想你宁可牺牲自己也想在莫宇齐面前讨回清白吧?”

我死死地瞪着魔君,却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连魔君都看得出我有多在乎莫宇齐,为何他自己却独独看不到呢?

那日刑房内,魔君要我答应的要求就是——永远留在魔宫,做他的宠物。

我是多想拒绝啊,可是一看到莫宇齐气若游丝的模样,我最终还是放弃了所谓的自由平等。

是啊,即使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可我到底还是做出了伤害蜀山的事情,我又有何颜面再站在莫宇齐的身边?

当我想通这一切之后,我果断地答应了魔君的要求,最后的最后,只希望能跟莫宇齐有一次好好的告别。

刑房里,我将莫宇齐的头放在我的腿上,我将救命的丹药送进他的口中,然后絮絮叨叨地自言自语——

“莫宇齐,你一定要好起来,一定要振作起来。你是蜀山的大弟子,只要有你在,蜀山一定会再创辉煌。

“莫宇齐,等你处理完蜀山之事后,就找一个情投意合的女孩子在一起吧,不要再像以前那么磨磨叽叽了,记得要温柔啊。”

……

那一日我说了很多很多,多到在外等候的魔君不耐烦地冲进来,将我扛回魔宫才算完。

八、蜀山掌门莫宇齐

“快说,外边有什么消息了?”魔宫的某个隐蔽的角落里,我拽着一名小喽啰不停地恐吓他,“你要说实话哟,不然我就吃了你。”

小喽啰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他自然不相信我会吃掉他,顶多来一顿烧烤。但是一想到我问他的问题,又开始犹犹豫豫不肯正面回答问题:“那个……魔君不让那种乱七八糟的消息在魔宫里流传。”

“乱七八糟?他居然说蜀山重建是乱七八糟的消息?”我不满地“切”了一声,那个顽固的家伙,就是见不得别人好,想当初若不是他唆使我,我也不会头脑一热火烧蜀山啊!

这笔账还没跟他算呢!

我揪着小喽啰的衣领,冷笑两声:“那你是说还是不说啊?我相信魔君大人不会闲到注意你的死活吧?”

小喽啰终于扛不住了,点头哈腰一顿赔罪,然后小声地汇报:“莫宇齐不仅将破败的蜀山恢复了原样,还亲自做了掌门,招收了一大批新弟子,打算重创蜀山辉煌。”

这样啊……那就好。

我摆了摆手,小喽啰会意,撒腿就跑,独留我一个人面对冰冷的墙壁发呆。

看来他真的振作起来了,以后,我再也不用为他担心了。

我没有发现,自己在面对墙壁发呆的同时,身后站着一道黑色的身影,正面对着我发呆。

几日后,我正在吃早饭,听到有人窃窃私语。

“听说外面来了个傻子,已经在门外站了两天,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听说是要见魔君的。”

“哼,魔君也是他想见就能见的?不要以为自己帅就了不起,咱们魔君比他还帅。”

听到这里,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她们这些小丫头真的是太清闲了,都开始讨论起谁比谁帅了,看来我得找个时间为她们谋划一下终身大事才行,免得她们变成剩女。

我这边刚确定了为她们谋福利,那边又传来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听说那个人是蜀山掌门,只是很奇怪啊,蜀山掌门找咱们魔君做什么?而且一等就是两天。”

蜀山掌门,莫宇齐?

我再也无法淡定了,跌跌撞撞地跑出去,拽住其中一名小婢女,也不顾她吓得惨白的脸,惊呼道:“你说外面那个人是蜀山掌门?你确定?”

小婢女被我的疯狂举动吓坏了,一声不吭就只顾着点头。

莫宇齐来了?为什么他要找魔君而不是找我?

我疯了一般跑到正殿,看到魔君一脸悠闲地在喝茶。我也顾不得其他,跑过去将茶杯夺走:“莫宇齐在外面,你知道吗?”

魔君哼了一声:“知道又怎样?”

“那你为何不见?为什么要让他在外面等那么久?”我将茶杯重重地摔在地上,气呼呼地瞪着他。

“你别忘了之前答应过我的条件,你说过一辈子做我的宠物。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地在这里待着,外面发生什么都与你无关。”

九、你和我的表白

已经第四天了,莫宇齐已经在外面等了四天,我知道魔君一直没有见他,而他竟然还在外傻傻地等着。

“笨蛋,为何还不走?”我趴在床上痛哭流涕,我多想冲出去抱住莫宇齐,问问他为什么来这里,为什么等了四天还不走,可是我不能这么做。

“哼,你就这么惦记他?”不甘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所以我趴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也不想回答他的问题。

我们彼此冷战了许久,最后还是魔君败下阵来:“罢了,强留你,只会让你恨我。他虽说是来见我,可说到底还是为了你,不如你亲自出去见上一面吧。”

我木讷地听着这一切,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之后,猛然回身,那道身影已经不在了。我心里明白,魔君嘴上说是留我在魔宫做宠物,可他心里却是喜欢我的。可惜我的整颗心都已经给了莫宇齐,再无办法分他一毫,这辈子也只能愧对于他了。

我冲着空荡荡的房间轻声说了句谢谢,然后疯了似的跑出去。

大门打开的一刹那,我看到莫宇齐正坐在地上吃橘子,见我出来,先是一怔,随即满脸喜悦地冲我招手:“快过来,给你橘子吃。”

天哪,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心情吃橘子?

我扁着嘴走了过来,被他一把拽进怀里,将一个剥好的橘瓣塞进我的嘴里:“在魔宫住了这么些时候,想我了吗?”

我刚吃了一口橘子,顿时被噎着了。不能说话,只能用目光杀死他。

莫宇齐见我如此,笑嘻嘻地帮我顺气,见我将噎着的橘子咽下去之后,又往我嘴里塞了一瓣,然后说道:“那次在刑房,你对我的深情表白,我都听到了。”

我又被第二口吃下去的橘子噎着了。

莫宇齐呵呵地笑着,再一次成功地帮我顺气之后,双手捧起我的脸,郑重其事地说道:“兽兽,为什么会再次回到魔宫?”

这是我和魔君之间的交易,我不想告诉他,不想成为他的负担。干脆别开脸,不去看他。

“是不是因为我?因为救我,所以才迫不得已回到这里?”

我的脸颊上立刻飘过一抹绯红,也算是默认了吧。

“兽兽,不论之前发生过什么,都让它翻过去吧。我想和你重新开始,好吗?”

“这算是表白吗?”我诧异而又惊喜地看着莫宇齐。

“对,这就是表白。所以……嫁给我吧。”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