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餐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自作孽不可活3原来是真的

发布时间:2020-04-21 17:40:34 阅读: 来源:餐桌厂家

“滴~~~滴~~滴~~”又是响起了水滴声。睡梦中的郑灿杰又被吵醒了。

我草,不是已经拧紧了吗。怎么又是这样,破医院,我草,我草草草。

“呼~~呼~~呼~~”窗外的风把窗帘吹的一直在那里飘飘扬扬。就像一个穿着裙子的女人在那里跳舞。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郑灿杰嘟哝了一句,因为实在睡不着郑灿杰只好上来把窗户重新关好,把厕所的水龙头重新拧紧。

“真是操蛋,没一觉可以睡的安稳的。”边走还边嘟囔着。这时候的厕所特别阴冷。蹲下去看水龙头的郑灿杰感觉脖子上好像被人吹了一口冷气,突然打了个冷颤,但是一心想赶紧弄完回去睡觉的他并没有细想些什么。

这时候镜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是一个只牙咧嘴的小孩子,就在镜子里盯着郑灿杰看。

“草泥马,终于弄好了,这会不会了吧。”弄完水龙头刚刚站起来,郑灿杰就看到了镜子里那个孩子。

“啊!我草!!”他还没来得及被吓尿,镜子里的小孩子就消失不见了。他惊恐万分的打开了厕所的灯,提起胆子来往镜子里看去。看了很久都没发现里面有什么异常。“应该是看错了,整天自己吓自己,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并没有去细想那种种的的异常地方。

走过去窗户边想要把窗户关完就回去睡觉了。走到窗子边,他看到楼下站着一个穿着红色高跟鞋,穿着白色裙子的女人站在树下,往楼上看。

“这人有病吧,这种钟数还在外面。。等等,怎么好像是。。那晚的女生。。”郑灿杰在那细细看着,只不过那女人似乎离他越来越近。。

站在窗边的郑灿杰要是一只猫的话,估计现在早就炸毛了。整个人被惊呆在原地,想跑也跑不了,想叫也叫不了。

就那样张大嘴巴眼睁睁的看着那女的慢慢悬空起来,往自己这边慢慢飞过来。头顶上的冷汗已经一滴滴慢慢滴下来了,身上的T-shirt也早就被汗水湿透了。

但是他发现自己除了疯狂飚冷汗之外,竟然连动都动不了。心里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腾。“草草草,快跑啊。。快跑啊。。”尽管他心里这么想着,但是他已经被吓的动弹不得。

换成是谁第一次看到这种事情,谁都会被吓的跑不动的。渐渐双腿发软,更何况他的腿还带着伤。他就这么瘫软在地上呼呼呼的喘着粗气。心脏好像都要因为惊吓而停止跳动了。

这时候的女鬼,就站在窗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他发现她的眼睛没有瞳孔,只有眼白,而且补满血丝。他这时候才记起自己第一晚上做的那个梦,那双眼睛。。。

“呵呵呵呵。。我来找你索命了。。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吧。。渣男。。”女鬼的声音响起,声音就像两块生锈的铁片互相摩擦那么刺耳。

“我。。。我。。。我。。。我怎么了。。我好像。。不认识你啊。。。”被吓的说话都不利索的郑灿杰断断续续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死后你会明白的。”说完女鬼猛的向郑灿杰扑了过去。

“嘭~”女鬼撞在了窗上,连墙都可以穿透的它,居然被一扇开着的窗挡在外面。“啊,这是怎么了。”女鬼努力尝试了几次,还是进不去。

这时候一个声音响起,“你还是走吧,在这医院里,你别想着能对他怎样了。这窗我画了道符,你是进不来的了。”一个大爷不紧不慢的说着。

“哼~”女鬼自知他说的是实话,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这时候瘫软在地上的郑灿杰想要爬起来,才不小心看到床底下,原来床底下有这么一双红色高跟鞋。

“我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第一晚那些都是真的?而不是我做梦?”这时候郑灿杰才渐渐发现了这事情不简单。。

“大叔你好,谢谢你救了我。”郑灿杰惊魂不定说道。

“小伙子,你现在谢我也没用,在这医院里我还能帮帮你,昨晚本来你就应该死了。我能帮得了你一次两次,帮不了你太长久的。”大叔抽完一口烟淡淡说道,好像早已经看惯了这种事情。

“啊,不是吧,她还会来找我吗?我的妈呀,我要怎么办才好啊。”郑灿杰已经六神无主了。

“你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不会有无缘无故的仇恨的。”说完大爷就走了。

“大爷,等等,你叫什么。能告诉我吗?”

“我姓谢,其它不用问太多了。”

刚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郑灿杰是怎么都睡不下了,想要出去找个人多热闹的地方呆着,但是在这医院里还有哪里会热闹了,而且自己刚才被吓得腿软现在行动还很不方便。所以只能强迫自己躺在床上了。

而且知道了这房间有保护,他也安心了一点点了。

“那女的怎么好像那晚一夜春宵的那个女的,但是又好像不是。到底谁是谁啊。好迷糊。而且,我欠了她什么吗。为什么她会找上我?”郑灿杰想的整个脑袋都要爆了还想不出一个所以然。

突然想起周医生说过的话,“那孩子一两个月看上去有五六个月大。。”“那女的大出血。。幸亏没出什么意外。。。”“你就不怕会被不干净的东西找上吗?每次我堕完胎都会烧烧纸钱为求心安。。”

“难道真的是我以前造孽太多了吗?难道那女的是我某一个。。一夜情的对象。。。不是吧。。。”

想得再多,郑灿杰也是想不出什么结果,最后因为实在吓得够呛。在昏昏迷迷之中就睡着了。

次日天亮,窗外一丝温暖的阳光照了进来,郑灿杰悠悠转转醒了过来,因为这丝阳光,郑灿杰才有了一点活在人世间的感觉。只是,还来不及他好好享受这温暖的阳光。。

“啊!!!”昨晚在床底下的红色高跟鞋,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桌子上了,就在自己的眼前。本来昨晚他就想扔了它,结果搞到最后都给忘了。只是,应该只在床底下的高跟鞋,是怎么跑到了桌子上,难道高根鞋自己会走不成。因为这件事,他决定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出院了,不管身体怎么样了,都不想继续在这鬼地方待下去了。

其实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自己也忘了,自己并不止看到了女鬼,自己,在镜子中还曾经看见过一个龇牙咧嘴的小孩子。。。

而这一件事,最终也让他为之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易轶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咨询

北京离婚咨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