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餐桌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聊斋志异1119-(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58:36 阅读: 来源:餐桌厂家

《聊斋志异》第七十五章

在县城里的天齐庙里,居住着一个姓韩的道士。此人精通幻术,所以周围的人们都称呼他为仙人。

有一个张某,住在临近县城的村子里,和韩道士关系很要好,每次进城都要去看望他。

有一次,张某和一个朋友进城,朋友也听说过韩道士,很是仰慕他,所以便想通过张某的介绍,来认识一下韩道士。于是张某带着朋友,准备去拜访韩道士,恰好在去的路上碰见了他。

张某急忙打招呼,说:“韩道士,我刚好来县城,正准去前去拜访你呢,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了。”

“噢,我有事要办,刚刚出来不久。”韩道士摸了一把发白的胡子说道。

“哦?那就不打扰你了,改天再去庙里拜访你。”张某拱了拱手说道。

韩道士从腰间拿出一把钥匙,交给了他们二人,然后说:“我办完事之后,马上就回去了,你们先拿着钥匙进去,开门坐一会吧。”

说完道士便不见了,两人十分诧异,按照道士所说的,来到庙里,开锁进门一看,韩道士已经坐在屋内喝着茶了。

韩道士笑了笑,说:“我已经办完了事,所以就先回来了。”

两人都长大了嘴巴,惊讶不已,虽然一直有听说韩道士精通幻术,但是没想到竟然有这么神奇。

后来,大佛寺来了一个和尚,十分喜爱赌博,而且赌注很大。张某听说后非常高兴,带上家里所有的钱去找和尚赌,结果却输了个干干净净的。

回家后很不高兴,于是又典当了房子和田产又回去找和尚赌,结果一夜间又输了个精光。

张某十分郁闷,买了一壶酒喝的烂醉如泥,又没有地方可以去,现在搞得倾家荡产,身无分文,当真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于是,趁着酒劲就来到了河边,一头扎进了河里。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身体越来越冰凉。

然后便没有了气息,魂魄脱离了身体,张某知道自己已死,也没有什么挂念的人,平时和韩道士关系还好,于是便来到了天齐庙,顺便去拜访一下韩道士。

一进入庙里,韩道士看见张某的魂魄,吃惊地问道,“你怎么了,为什么会死了呢?”

张某神情惨淡,语无伦次,说:“我把所有的钱都输光了,所以投河自尽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道士掐指一算,说道:“还好,你的寿命还没有到,我且把你的肉体打捞上来,还可以活命的,你在这里等着,不要离开。”

说罢便一股烟地消失了,才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道士便驮着张某的身体回来了,然后作法让张某的魂魄回到了身体内。

张某猛地一下,吐了一口水醒了过来,于是便把输钱的事如实告诉了韩道士。

韩道士笑着说:“经常赌博,哪有不输的道理!”但是如果你能够戒赌的话,我有办法可以让你把输掉的钱全部赢回来。”

张某听罢喜出望外地说:“如果可以把输掉的钱赢回来的话,我就发誓再也不赌了。”

韩道士便拿来一张纸,画了一道符,让张某扎在腰里,并且嘱咐他说:“只要赢回你输掉的钱就立马住手,千万不可贪得无厌。”

张某急忙答应了下来,接过符纸装进腰里,可是又为难地说:“可是我现在身无分文,没有本钱怎么办啊?”

道士便拿出一些钱给张某说:“这一千文给你作为本钱,你赢钱后就要归还给我的。”

张某满心欢喜地接过钱答应了下来。然后便非常高兴地去了。

来到寺庙,和尚看他的钱很少,说道:“你拿这么少的钱,怎么够输的呢,我一向是只赌大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说着便转身准备离去。

可是张某不罢休,急忙拉住和尚说:“我所有的钱都输给你了,这是我最后的机会,我们只赌一把,也算是给我一个翻本的机会,如果这把输了,我立马走人再也不来烦你了。”

和尚听罢无奈,只得答应了下来。然后拿出了色子准备开赌。

张某孤注一掷,把一千文钱全部一下子都给押上了。和尚看了看钱,笑了笑,然后便掷了色子,色子晃悠悠地落地,张某紧张无比,紧紧地握着拳头,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全身肌肉绷得紧紧的,这可是自己最后的希望。

色子终于停了下来,没有胜负。

第二局又开始了,这次很幸运地,张某赢了,心情十分激动。

第三局和尚又输了,渐渐地和尚便把赌注增加到了十几千。可是却是压得多输的多,张某就乐开了花来,数钱数到手抽筋的那种。

很快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张某面前堆满了钱,很快就把以前输掉的全部都赢了回来。他想起道士的话,于是便想收手不赌了,可是和尚拉着他要继续赌。

张某心想,自己手气这么好,何不多赢一点呢?于是就又开始和和尚赌起来,但是手气却越来越坏了。

张某觉得奇怪,于是便起来看看裤腰带,原来纸符已经没有了。

他大吃一惊,立即作罢,拿着赢回来的钱回到了庙里。

把借道士的一千文钱还给了道士,细细算去,正好和他原来输掉的钱一样多。

张某向韩道士道歉,说:“韩道士,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符纸给丢了啊。”

韩道士笑着扬起了手说:“符已经在我这里了,临走前一再叮嘱你,不要贪得无厌,而你却不听我的话,所以我就把符纸拿回来了。”

张某听罢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谢过韩道士,并且发誓以后不会再赌。回去后又用这些钱把原来的房子和田产给赎了回来。

预埋注浆管生产厂文昌天津预埋注浆管厂家

汕头市金平区专业代写标书的公司代写商业计划书费用

小型柴油制砂机潍坊移动型鄂式移动制砂机生产厂家

松滋市江淮上户115吨民用爆破车供货商

武威天祝工地洗车机平板式

科普鹤壁玻璃钢电力管安装施工经验

合肥洁净棚直供

吴忠风力发电200大弯头材质要求

张家界大直径工业大风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