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餐桌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乾隆是中国历史上最高产诗人臣子时常帮他收尾-【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24:34 阅读: 来源:餐桌厂家

许多人一直认为陆游是 写诗 多的人,他活了85岁写诗近万首,平均每三天写诗一首。实际上, 写诗 多的人是清代的 皇帝。据〈四库全书简明目录〉介绍, 御制诗其实共有四集,初集凡4150余首,二集凡8490首,三集凡11620首,四集凡9900首,四集总数为34160余首。这是被收入集子的,他还有一些诗没被收入其御制诗集。

那么,乾隆一生究竟写了多少诗?一说39340首,一说43000首。这两个数字,无论是哪个对,均比史上高产诗人之亚军陆游的诗歌总量高出许多来,所以说,乾隆皇帝是当之无愧的写诗高产冠军,且遥遥领先于亚军。《全 》里所有诗人的诗加起来,也没有乾隆皇帝一个人写得多。

如此惊人的产量,使乾隆不仅是 写诗最多的人,而且是全世界古往今来写诗最多的人。也真难为乾隆他老人家,一生写了这么多诗,却没有一首被后人记住或传诵,任何版本的中国诗歌史,也从来就没有人把这位写诗最多的皇帝列入其中,说来也算是一个奇迹,更是一个笑话。

据清人沈德潜记载,乾隆本人已经相当程度的汉化,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所不通。但其造诣,也就一般水平。

沈德潜是江苏长洲(今江苏苏州)人。早年家贫,从23岁起继承父业,以授徒教馆为生,过了40余年的教馆生涯。尽管处境并不如意,但他并未弃学,在奔波生活之余,勤奋读书,从22岁参加乡试起,他总共参加科举考试十七次,最终在乾隆四年(1739年)才中进士,时年六十七岁,从此跻身官宦,备享乾隆皇帝荣宠。官至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77岁辞官归里。在朝期间,他的诗受到乾隆帝的赏识,常出入禁苑,与乾隆皇帝以诗词唱和。乾隆皇帝的一些诗,就是沈德潜帮助其「完成」的。

有一年冬天,乾隆和沈德潜等一大帮人一块儿去西湖游玩,正好下雪了,雪花迎风飞舞,催生写诗灵感。「大诗人」乾隆皇帝情不自禁,诗兴大发,便开口吟诗:「一片一片又一片,」大家听了纷纷叫好,都说皇上出手不凡,语惊天下!一番无原则的奉承,听得乾隆很开心,于是他继续吟道:「三片四片五六片………」这下,大家可就有点不知所措了:就这「诗」,小孩子一天也可以写好多句啊。但谁也不敢说真话,继续好评如潮地敷衍这个喜欢附庸风雅的主子。乾隆皇帝一鼓作气,又来一句:「七片八片九十片……」这句一出,大家傻眼了,难情这位爷是在数数呀?莫非还会来句「百片千片万万片」?这能叫诗吗?乾隆皇帝呢,写到这里没词了,半天沉思不语。就在这冷场的关键时刻,沈德潜挺身而出来帮助完成这个半拉子工程,只见他上前一步跪下来,说:「皇上的诗写得太好了,请让臣下狗尾续貂。」正在尴尬的乾隆当然准奏。于是,沈德潜接上:「飞入梅花都不见。」平心而论,这个扫尾工程完成得很漂亮,一下子提升了全诗的品位。于是乎,「高宗击节称善,且以貂裘赐之。」自然,这首诗的版权也就属于乾隆皇帝了。

如此帮助乾隆皇帝完成诗作的事情,沈德潜干了不少。这位老先生在最后告老还乡,编自己的全集时,竟然一时糊涂,把帮乾隆捉刀的诗文,统统物归原主,编进了自己的《咸录焉》中。也该他倒霉,他曾为徐述夔的《一柱楼诗》作过序,没想到徐述夔的这个诗集被喜欢搞文字狱的乾隆皇帝定为了反动作品!

徐述夔是 全国「四大文字狱」中的主要人物之一,「一柱楼惨案」在 占有一定的地位,现代学者研究清代文化史、政治史、法制史差不多都要论及徐述夔及一柱楼诗案。乾隆皇帝严办徐述夔时,徐述夔已经去世了,结果徐家被满门抄斩,徐述夔也被剖棺戮尸。徐述夔的这本诗集之「反动」,就是一句「大明天子重相见,且把壶儿搁半边」,这还了得!于是,徐述夔被定为有反清复明的变天思想。思想固然罪不可恕,更不可恕的是以「壶儿」隐射「胡儿」,正戳中了这位异族主子的心理隐痛;在为虎作伥的地方官,把这一捕风捉影的「忤逆」案举报上来后,乾隆皇帝龙颜大怒,遂将之定为「大逆不道罪」。

由于为徐述夔的《一柱楼诗》作过序,沈德潜也在劫难逃。在查抄沈府时,发现了《咸录焉》,而且发现了他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把皇上「御诗」当成自己的诗收藏!乾隆怒不可遏,尽管其时沈德潜也已经故去,但乾隆还是没放过他,下令戮其尸,扬其骨,方解除乾隆的心头之恨。

除了沈德潜外,纪晓岚也曾帮助乾隆皇帝写过诗。有一次,乾隆皇帝带着纪晓岚微服出宫,在一家酒楼喝酒时,看到有一家迎娶新娘,乾隆诗兴萌发,于是吟道:「楼下锣鼓响叮咚,新娘羞坐花轿中。今日洞房花烛夜……」吟到这里,又卡壳了。他只好求助于纪晓岚说:「爱卿来接,接得好,朕有赏!」于是纪大才子接道:「玉簪剔破海棠红。」「好,不错!」圣心大悦。于是,乾隆又「完成」了一首诗作。

乾隆皇帝写诗,其涉猎的题材之广,令人咋舌。连同很少入诗的猪,也被他写进自己的诗里:「夕阳芳草见游猪」。刘海粟在回忆梁启超的一篇文章里曾记了这么一件趣事:1925年,刘海粟在北京,参加过新月社的一次聚餐会。当时与会者有梁启超、胡适、徐志摩、闻一多、姚茫父、王梦白等人。酒席上觥筹交错,胡适忽然说道:「中国 很多,诗人都吃肉,就是没有人写过猪。这个畜生没有入过诗。」梁启超听了,不以为然,随口举出乾隆的「夕阳芳草见游猪」来反驳。众人都很佩服梁先生的博学。当下,大家就请画家王梦白以此句为题,请猪入画。最后梁启超还把乾隆的这句诗题了上去。

街机群英传最新版本

精灵战记ol

圣灵online内购破解版

蜀山天下九游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