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餐桌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应坚点心债如何走出发行底谷

发布时间:2020-03-26 17:02:19 阅读: 来源:餐桌厂家

文/中银香港 应坚

国际业务(ID:bank_ib)

2014年是点心债市场的黄金发展期(全年发行2018亿元),但进入2015年却出人意料发生逆转。全年新发行点心债841亿元,不仅比2014年下降近六成,而且也没有达到2011至13年年发行1025至1116亿元的水平。更出人意料的是发行几乎冻结。去年8至11月累计发行243亿元,若扣除10月份人行在离岸市场发行50亿元一年期票据,及财政部如期发行120亿元离岸国债,实际市场发行74亿元。接下来是连续4个月零发行,直到今年4月匈牙利政府才发行10亿元债券和花样年发行6亿元优先票据。

2011至14年点心债市场渐入佳境,与政策及市场因素都有关,但启动点心债市场当属政策因素。2011年8月中央政府提出支持香港发展成为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的目标,六项具体措施中有两项与点心债有关,特别是宣布将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国债作为一项长期的制度安排。市场因素方面,金融海啸后欧美实施量化宽松,直接导致债券孳息下跌,令全球债券市场进入一个持续较长的反弹周期,也令点心债发行供求两旺。而离岸市场人民币资金供应充足,令点心债发行成本处于较低水平,提升了发行人的发债兴趣。

点心债市场在进入2015年后失去了发行动力的主要原因包括:

1、市场替代效应。点心债市场并非独立存在,境外有美元债市场,境内有人民币债券市场,相互形成竞争关系。对境内发债体来说,2015年后出现三大变化,降低了对点心债市场的兴趣。一是境内连续减息,令境内孳息率大幅下降,回境内发债成本更低。以5年期国债孳息率为例,2014年底境内外大致相同,2015年境内再减息5次,到年底形成近1厘的倒挂;二是2014年美元中长期债息见顶回落(年内10年期国债孳息下降约1厘),点心债孳息则有所上升,而人民币汇率还在上升,刺激中国企业更多发行美元债;三是境内债券市场对更多类型企业开放,信用债市场又出现反弹,信用利差大幅收窄,一些原本只在境外发债的房企及其他民企转回境内市场。2015年政策性银行在点心债市场上缺席,而境内房企也只发行了一笔点心债。

2、政策替代效应。跨国公司涉足点心债市场有各种考虑,一部份确实有人民币资金需要。如一些中国业务占比较大的公司,在与中国业务相关领域引入人民币结算,甚至采取人民币会计。发行点心债,可在境外保持足够的人民币头寸,用于向中国支付货款。另一部份则是出于财务管理需要,趁点心债融资成本较低,互换为美元使用。然而,人行近年来已着手推动跨国公司跨境资金管理改革,2014年2月上海自贸区率先引入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业务,11月全国版跨境双向资金池政策落地,为跨国公司从境内获得人民币提供了一条便捷途径。同时,点心债融资成本上升,无论用于支付还是财务管理需要,都不合算。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业务启动后,跨国公司从境内成员公司调出资金较多,无须再通过发债融资了(2015年仅卡特比勒发行了一笔10亿元点心债)。

3、市场波动的负面影响。去年8月后点心债发行进一步冷却,与离岸人民币市场急剧波动有很大关系。一方面,人民币兑美元大幅贬值,从6.1最多跌至6.75水平(跌幅超愈一成),市场预期人民币还会出现更大幅度的贬值,影响境外投资者持有人民币资产的信心;另一方面,离岸流动性持续抽紧,一再推高离岸资金成本。2015年12月,离岸市场期限较短的1个月及3个月拆息已高出境内2.1至2.5厘,而5年期国债平均孳息亦高出0.75厘。在此情况下,发债体和投资者均采取观望态度,不敢轻易入市。

近期,点心债市场开始出现零星发行。在经历了离岸市场急剧波动后,确实不难寻觅到一些有利于点心债市场复苏的迹象或因素:

1、离岸人民币市场趋于平复,离岸资金成本不断下降。4月份离岸3个月拆息平均高于在岸市场17个基点,而1个月拆息反而低了16基点。4月份离在岸5年期国债息差比3月份收窄40基点。

2、点心债二级市场吸引力上升。尽管离岸市场急剧波动时,债券价格亦出现调整,但2月初至今FT-中银香港离岸人民币债券指数曲线变得陡峭,从113.8升至116.9点,升幅达2.7%。

3、来自境内市场的压力有所减轻。2014年后境内信用债(以中期票据、短期融资券、企业债为主)受到政策鼓励而迅速崛起,孳息率大幅下降(2014年1年期AAA级中票孳息下降169基点),发行程序简化。然而,今年内地信用债违约集中爆发,逾百家发行人取消或推迟发行,累计规模近千亿元,在一定程度上减轻点心债回流压力。

但另一方面,点心债市场在复苏进程中,不得不面对一些新挑战:

1、离岸人民币资金池萎缩。今年3月底,香港人民币存款余额7594亿元,已连续两个月大幅回落(减少927亿元)。与2014年底高峰(10035亿元)相比,则下降24%。存款证余额亦从高峰时的2400亿元下跌至去年底1000亿元左右。人民币资金越来越少,万一点心债发行启动,遇到较大发行,必会受到较大制约。并且,人民币贷款亦达到3000亿规模,可能会与点心债争抢有限资金,重新抬升资金成本,严重的话会中止资产业务复苏进程。

2、面临熊猫债市场的竞争。2014年底内地重启熊猫债市场,仅一年多时间,便成功发行了戴姆勒、中银香港、汇丰、渣打、招商局、加拿大哥伦比亚省及韩国政府熊猫债,累计发行金额达到160亿元。目前,熊猫债申请很活跃,而境内监管对境外机构发行熊猫债十分支持。由于熊猫债与点心债在发行主体上部份重迭,而迄今已成功发行熊猫债的发行人原本发行点心债较多,转为发行熊猫债,有可能直接减少在点心债的融资需求。

3、美元债仍在挤压点心债。去年底人民币贬值幅度较大,部份中资企业提前赎回美元债。但2月份人民币稳企后,中资企业不再调整资产负债结构,反而重新增加美元债发行量。仅4月中下旬,中石化、京东、进出口银行、中银租赁便发行了109亿美元债券,形成一个小的发行高潮。由于美国加息步伐放慢,美元偏弱,而美元债息也在回落,中资企业对美元债兴趣可能进一步上升,影响到点心债复苏。

综合以上分析,点心债市场迅速由热转冷,原因并不复杂,主要是市场条件朝着不利于点心债发行的方向转变。最基本的市场条件是融资成本因素。2015年发行量大幅减少,主要是因为融资成本不断上升,令发债体从点心债市场转向其他市场。

那么,近期离岸资金成本下降,是否可成为点心债发行启动的动力呢?

从目前情况看,还是欠一些火候。比较境内外人民币国债孳息率曲线作,4月份离岸1年期、2年期、5年期及10年期平均孳息分别为3.52厘、3.55厘、3.62厘及3.74厘,高出在岸国债129、108、100及81基点。点心债融资成本明显偏高,点心债市场对发债体还是缺乏吸引力。但从发展角度观察,境内外债券融资成本有望接近。而债息差距一旦收窄,重启点心债发行就有保证。

近日离岸市场已有两笔点心债发行,5月底还将发行今年首批离岸人民币国债。国债是通过CMU平台向机构招标发行的,最终竞标所得的票息具有指标意义。如果能定得低于去年11月国债发行时的水平,甚或接近境内国债发行票息,则为点心债走出发行低谷创造条件。如果维持较高票息,点心债市场复苏有待更长时间,甚至需要政策上推动一把力。

1、加大离岸人民币国债的发行规模。去年国债发行280亿元,不仅难以满足需求,而且对培育点心债市场与欧美国际债抗衡作用有限。以境内年发行2万多亿元国债,将其中一两千亿元拿到境外发行并增加发行批次是值得考虑的。

2、放开境内机构到香港发行点心债。内地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从政策字面理解,跨境融资是指境内机构从非居民融入本外币的行为,并未限定银行贷款或债券融资。如果在实施细则中进一步明确适用于债券融资,则可大大刺激境内机构在香港发行点心债。

3、为境内机构在香港发行点心债提供更多回流便利。广东、福建和天津自贸区及重庆规定,区内机构在境外发行人民币债券,所筹集的资金暂定为可全部回流,若将此项政策适应范围再扩大一些,则对香港点心债市场是一个重大利好。

4、条件成熟时推动离岸人民币资金池扩容。周小川日前表示,人民币国际化是波动式前行的,“等市场逐渐回到相对稳定状态,人民币国际化还会继续前进。”近期离岸市场趋稳,下一步可探讨促进人民币跨境流动并有效防范风险的机制,扩大离岸人民币资金池,保证人民币国际使用向纵深发展。

国际业务公众号特邀专家撰稿

国际业务(ID:bank_ib)

前列腺增生如何预防黑龙江远东专家帮你解析

强迫症表现

无锡治疗包皮过长哪家男科医院便宜

相关阅读